新闻中心

  培训项目 更多+
  在线教育 更多+

QQ图片20170428181239.jpg

扫描二维码
关注微信平台

qrcode_for_gh_8881cedb0364_430.jpg

扫描二维码
关注微信平台

13264394998
  图片要闻 您的位置:主页 > 新闻中心 > 图片要闻

张伯礼:将中华瑰宝化作大疫良方


发布时间:2020-12-08 08:24:34      来源:求是网 作者:是说新语      浏览次数:738次

在30分钟浸泡后,一堆堆按比例配好的中草药被倒入巨大的汤锅。


又过了1个小时,100多台煎药机不断冒出白色的蒸汽,车间里充满了浓郁的药草味道。出锅的汤药,被快速封口、打包,送往武汉市各大方舱、医疗机构、社区等地……


这古老和现代交织的“中国式抗疫”一幕,吸引了世界的目光。率先倡议采取这种“中药漫灌”方式控制疫情的张伯礼,因此走入公众视野。


戴一副方形眼镜,两道浓眉,目光坚定,出现在镜头前的张伯礼总是稳健沉静。他指导中医药全程介入新冠肺炎救治,主持研究制定的中西医结合疗法成为中国方案的亮点,为推动中医药事业传承、创新、发展作出重大贡献。


也有人质疑,数万人喝一个药方,这还是辨证施治的中医吗?


“传承千年的通治方略,要用实战重拾大家的信心!”张伯礼的话掷地有声。


微信图片_20201208082504.jpg

“人民英雄”国家荣誉称号获得者——张伯礼 新华社发


张伯礼的信心,来自插上现代化翅膀的中医辨证之治。


“一种新出现的疫病,中医关注的是病毒入体后人会出现什么反应,医生由此辨证论治。”他解释道。


在登上去武汉的飞机之前,72岁的张伯礼就带着团队紧急编写出一个有关新冠肺炎证候的调查APP。下了飞机,他设法垫购了100台手机,把这些装了调查APP的手机发给病区里的医生,请他们拍摄患者舌象照片,进行证候调查。


一个星期后,来自20家医院的1000多例确诊患者的证候学依据被传至后台。经过大数据运算,“病情演变图”开始逐渐清晰,“湿毒疫”的核心证候特点等共识也很快形成。


“只要证候的实质不变,我们就能以不变应万变。对于病人怎么去诊断、治疗和康复,都有了基本的把握。”张伯礼说。


他的信心,来自历久弥新的中医救治之道。


在非典时,张伯礼的一位朋友感染了病毒,想试试中医治疗。他研制的药方立竿见影。这件事促成他请缨成立了两个独立的中医“红区”,用中药配合西药治疗。


“中医药学虽然古老,但它的理念、方法并不落后。”张伯礼坚定地认为,现代生命科学所遇到的很多困难和挑战,可以从中医药学中得到启发。


他把中医救治中的整体思维,转化成一步步抗疫“先手棋”——

微信图片_20201208082513.jpg

武汉江夏方舱医院是武汉市首个以中医院运转模式来进行临床治疗、管理的方舱医院。除了施用中药汤剂,江夏方舱医院的医护人员还教患者习练太极拳、八段锦疏通经络、调理气血,并采取了温灸、耳穴压豆、经络拍打等中医综合治疗手段。图为2020年2月25日,湖南中医药大学第一附属医院医护人员在江夏方舱医院带领新冠肺炎患者习练八段锦。新华社记者 沈伯韩/摄


✦ 在江夏方舱医院,他推行中医药综合治疗:除口服汤药外,还引入太极拳、八段锦、针灸、按摩、贴敷……这一治疗理念被推广到其他方舱,有效降低了转重率,为疫情防控、科学救治作出重大贡献;


✦ 中医在病人康复方面有优势。他建立了武汉中医医院康复门诊,组织编写了中西医结合新冠肺炎康复指南,并搭建了武汉医护人员康复平台;


✦ 大疫出良药,他从几万份中药组分中筛选出有效的中药组分,并带领团队从虎杖、马鞭草组分中提取出有效成分,研发出“宣肺败毒颗粒”,成果被写入国家诊疗方案……


疫情暴发之初,有人嘲讽“中药漫灌”是给民众“安慰剂”,他在电视上坦然回应:“中医药起到了治疗作用,也起到了安抚人心的作用,因为我觉得最大的问题还不是治疗,是恐慌。


在疫情形势最胶着的时刻,这位中医老将身着写有“老张加油”防护服,巡查病区问诊患者,看舌象、摸脉相,对症拟方……有时一天只睡两三个小时。

微信图片_20201208082522.jpg

2020年2月10日,中央指导组专家张伯礼院士(左)在武汉市中医医院查看新冠肺炎重症患者,指导中医药救治。天津中医药大学供图


在不分昼夜地高强度工作下,他的胆囊旧疾复发,必须立刻手术。他瞒着家人,自己签下了手术同意书。为了不让外界知晓病情影响士气,术后第二天的视频会议,他把上衣套在病号服外,衣领拉高,在病房角落的木椅上坐了整整4个小时。

 

大面积“中药漫灌”显著降低“四种人”确诊率,90%以上确诊患者使用了中医药,中医药临床总有效率达到了90%以上……中医药在“根据地”赢得了尊重,留肝胆于斯地的张伯礼也感动了无数人。


对于党和国家给予的“人民英雄”这份崇高荣誉,张伯礼既看得很重,也看得很轻。


“作为给予全体医护人员和中医药人的荣誉,我感到无上荣光;作为个人,我得把荣誉珍藏起来,继续做一个普通医生该干的事。”


他先后捐出个人获得的“吴阶平医学奖”等奖金200余万元,设立“勇搏”基金,奖励品学兼优的学生。


如今,张伯礼又回到了平静低调的生活。唯独对中医药,他仍未“卸甲”。



上一篇:中国中医科学院2016年工作会议暨第一届职代会召开

下一篇:石学敏院士荣膺中国中医科学院最高学术称号“中国中医科学院学部委员”殊荣

关于我们诚聘英才|联系我们

电话:010-84025319 ;地址:中国北京市东城区东直门内南小街16号 邮编:100700

Copyrights  2008-2017 中国中医科学院中医药科技合作中心 All Rights Reserved &nbsp京ICP备17067785号-1

网站制作:海大科技